芳華的樹林裏有兩條路,一條筆挺一條彎曲,我彷徨著,不知該若何持續前行。關於芳華期的我來講彎曲的路明顯引誘更大,我拿定主意走向的那條彎曲的路。這時候母親在前面叫住我,孩子那條路走不得。我不信我帶著專屬于芳華期的起義,舉頭挺胸的走上了那條曲折的巷子,不再在意母親在前面沖我喊些甚麽。
  我在彎路中探索著前行,剛開端的一段路上,路邊開滿鮮花,芬芳各別,溪水流淌,樹木叢生,許多小植物在遊玩玩鬧。我一邊走一邊想:母親不讓我走這條路,說這條路走不得,而如今看來不克不及甚麽都聽她的,這條路好端真個又有甚麽走不得的呢。也許是她不想讓我看到如許的美景吧。如許想著心中難免有了幾分對母親的怨念。之前的事,也在我腦海裏顯現著,我要去看最愛好的周傑倫的演唱會,她不許可;我想和同窗壹路去網吧玩遊戲,她也阻攔。似乎我幹甚麽事她都不許可,只讓我專壹進修。
  倏的,我的面前一片陰郁,我停了上去,不敢再往前走。漸漸的天空充斥了灰色的濃霧,讓本來就難走的巷子變得加倍陰沈。我向四周望了一下,隨處都是荊棘,都是殘花敗柳。我探索著前行,戰戰兢兢的,以防那些荊棘劃破我的皮膚。氣象也跟變得卑劣起來,電閃雷鳴,雷雨交集,地上的泥濘不勝。我在陰郁中遲緩的探索前行著,撤退退卻的路都被堵住了,我只能向進步。這時候母親的吩咐,又回憶在耳邊我如果早一點聽她的,就不會有事了。接著我又想起了,在我生病時,母親晝夜壹直地照料。本來母親壹向在包涵著我愛惜著我,她只想讓我好勤學習,今後可以多一個選擇的機遇,而我卻……同桌的另外壹句話,此時也回響在我腦海中:真愛慕你有愛你的爸爸媽媽。
  是啊,我從新站起來,艱苦的走出了這條路。在我坐下歇息時,我的一個同伴在誰人路口彷徨,我高聲告知他走直路,但他不信,頭也不回的走向了彎路。我忽然間明確了甚麽,人啊,必需走那一條彎路,只要走過了才會完全明確將來的偏向。